格桑已经退休生活在拉萨
2020-06-14 12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下,有一个“天下第一道班”——青藏公路109道班。这里年平均气温为零下8摄氏度,最低时达到零下40摄氏度,空气含氧量仅为海平面的一半,一年中有120天以上刮八级大风。这里的养路工人常年工作、生活在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,有时一个月才能去一次安多县城,接触的人相对较少,再加上条件艰苦,道班养路工人找对象普遍比较困难。

巴布心里大喜,但还是故作轻松地说:“好吧,去看电影。”

谈了5年的恋爱之后,1989年5月4日,两人在安多县城举行结婚典礼。很多结婚当天的事情,巴布都不记得了,他只知道自己喝醉了,醉得不省人事。第二天醒来,他看见格桑在给自己倒茶,眼睛里满是关心,说:“你昨天喝醉了。”

109道班是巴布父母工作、生活过的地方,他自己也是从这里参加工作,一待就是20多年,对109道班有说不清的感情。2003年,巴布的同事小次琼因病去世,才45岁。巴布去医院看望小次琼的时候,小次琼对他说:“希望你能守住‘天下第一道班’。”

格桑是1983年到109道班工作的,比巴布大3岁。她读过初中,家在安多县城,父亲是县里的干部,母亲在以前的117道班(现在的17工区)工作。慢慢地巴布发现,段上安排工作的时候,经常把他和格桑安排在一起。格桑的父母不在身边,孤身一人,经常会找巴布说说话。巴布喜欢吃糖,常常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,从兜里掏出几颗糖塞给格桑。下雨刮风的时候,巴布就把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,然后捂着她冰冷的手。而格桑也会帮巴布洗洗衣服、床单什么的,但这些都只是同事之间的互相帮助。

那一刻,巴布虽然喝醉了全身疼得难受,但心里是满满的幸福。他看着身边这位温柔的姑娘,心想:“我终于有老婆,有家了。”

第二天,巴布想起前一天晚上跟格桑说的话,感觉很不好意思再见她,于是故意躲了起来。接下来,两人一周都没有说话。一周后,巴布、格桑和其他几个同事一起去安多县城购买生活用品,在县城里一直玩到下午。格桑主动把巴布叫到一边,拿出两张电影票对他说:“我买了电影票,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吧?”

格桑毫无思想准备,显得有点慌乱,过了一会儿,她说:“你今天喝酒喝醉了,先回去睡觉吧。明天酒醒了,就没事了。”

3年后,巴布和格桑活泼可爱的女儿格桑旺姆出生了。夫妻俩因为忙于工作,就把女儿放在外公外婆身边。女儿11岁的时候,脚开始有点扭曲,不太正常,格桑就时常催巴布抽时间带女儿去医院看看。那时候道班人少,任务重,巴布总是抽不出时间,于是女儿的病情就这样慢慢加重了。直到女儿13岁的时候,巴布带着女儿到拉萨市人民医院检查,发现是结核杆菌侵入骨关节而引起的骨关节和脊椎骨质破坏,关节活动进一步受限而出现畸形,主要是腿部和脊柱。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,需要进行手术治疗和化疗,这是一大笔费用,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当晚,他俩看的电影是《地道战》。巴布没有读过书,听不懂汉语。格桑就边看边给他讲解故事情节,谁是好人,谁是坏人。巴布一边看电影一边听她说话,心里非常感动,觉得这个姑娘很好很贴心。

半年之后的一天晚上,巴布在宿舍里喝了半斤白酒壮胆,然后走到格桑住的多人宿舍,在昏黄的烛光下(当时道班没电,晚上只能点蜡烛),坐在她的对面,直截了当地说:“我们谈恋爱吧!行不行?如果不行,你告诉我。”

109道班现在是青藏公路分局安多公路养护段十四工区,工区长巴布今年47岁了,他算是比较幸运的,成了家,还有一个22岁的女儿。不过,他现在已经离婚11年了。说起这其中的悲欢离合,巴布很难平静。

巴布说,“我希望守在这里,在这里退休,然后回到拉萨,回到女儿身边,用剩下的时间和女儿在一起。”

11年前,巴布和格桑选择了离婚。现在,格桑已经退休生活在拉萨,22岁的女儿和妈妈生活在一起。由于巴布对女儿和家庭心怀愧疚,离婚后没有再娶,格桑也没有再成家。巴布的脊柱也做过手术,干不了重活,另外还有常见的高原病:高血压、心脏肥大、肝脏肥大、关节炎等。

巴布的父母、哥哥都曾经在109道班工作。1984年,父亲退休,17岁的巴布顶替父亲的工作也来到109道班。恶劣的自然条件和艰苦的工作对于年轻的巴布来说不算什么问题,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位叫格桑的姑娘。

女儿除了有骨结核,还有先天性心脏病,初一读完之后,因病(残疾)退学。夫妻俩因女儿的病经常吵架,格桑认为是巴布耽误了女儿的一辈子。她不理解,巴布为什么一直待在109道班这个最艰苦的地方:“没有你,青藏公路上就没有养路工人了吗?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ideyang.com.cn下载彩票app送18元彩金-赌博注册自动送体验金-彩票下载送38彩金-电子游戏赌博送彩金-下载注册送彩金的平台版权所有